第三十三章 原是高处不胜寒(1 / 2)

璧合天下 兰亭玉立 2320 字 4天前

周隐深知自己没有太多时间犹豫,沉默片刻之后,才下令道:“贼人逃走定然会远离图祝寺,不会转身返回,所以往左侧岔道追吧。”

天机营众人素质极好,令行禁止,此言一出当即执行,一瞬间便没了踪影。

颜佑停在周隐的身后,没有跟上众人。他垂眸思索片刻,然后小声提醒:“放水。”

他虽然身量娇小,但并非心智不全。周隐是否全力以赴,他一眼便能看出来。

十几人的队伍,足够分成两拨去往两个岔道口,而那位带着小皇子离开的高人,未必不会兵行险招回到最危险的地方躲避追击。

周隐苦笑一声,冲他眨眨眼睛:“你说什么,我听不清。”

颜佑叹了一口气,小小一张巴掌脸上竟出现了惆怅的表情,连素来红润的唇色都暗淡几分,让她觉得十分违和。

他薄唇一抿,望着血色落霞道:“随你。”

周隐仰望天空,只见夕阳西下,已经是日暮时分。

若教她再对一个小小幼童下手,她是断然做不到的。明知她此举是妇人之仁,明知这一次松手可能带来无尽隐患,她仍然不想违背自己本心而下杀令。

如若这世间会因她的滥善再起波澜,如若陈裕卿会因她的选择落入危机之中,那她周隐一力承担,绝不会连累任何人。

她有能力来挽回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个时辰之后,星子漫天,一轮圆月升起。

对小皇子的追击未果,她还是来到了图祝寺。

寺门紧闭,清冷的月辉在朱红大门上映出光环。她驻足于门外,已经嗅到了里面咸甜的气息。

那是风云变幻,千万牺牲所凝聚。

她突然不敢推开那扇门,害怕会见到如同幼时在大都断头台上一样的场景:刽子手提起一桶凉水去浇地面上沉垢的鲜血,被稀释的血水渗入地面之中,消失地无踪无迹。那种鲜血淋漓的伤痛,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。

陈裕卿会对随徐鸣而来的几百精兵做出什么,她对谁都清楚。纵然他们苦心筹谋设下弑帝之计,终究还是不敢将此等行迹昭彰世间,为隐瞒事实,他们必须灭口。

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低哑嗓音:“丫头,回来了?”

她回头,看到郦元琛已经卸去全身铠甲,只着灰色单衣立在自己身后,面上如狐般狡诈的表情被月光轻轻一抹,竟染出些许慈祥来。

周隐轻咬舌尖,低低“嗯”了一声。

郦将军上手轻拍她的肩膀,笑道:“一年前在安裕口的时候,老夫还以为你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人,如今看来,也不过是个爱哭鼻子的小姑娘啊。”

她以为自己失态,连忙一揩眼角,这才发现那里并无泪水,反笑一声:“将军说笑,我哪里哭了?”

郦元琛轻指自己的心口处:“这里。”

见到周隐不答,他又笑了笑:“你看,来这图祝寺面佛,路上还要打几个弯呢。”

她不解,世间多有弯路,他为何无缘无故提这些?

面前须发皆白的老将一笑:“周丫头,无论通向哪里,都难免背道而驰……天底下哪有直趟的路子?我们难免要违背自己的意愿做些事情,想通了便通了,把那些是非功过,都付与后人评判去。”

他一拉周隐的肩膀,把她从寺门所遮蔽的那一片黑暗中拉出,拉到遍地月光下,然后指指不远处一座山间小亭:“喏,在那里自己坐着呢,你快去陪陪他,比我这个老头子去搭理强。”

她抬头一望,只见月光剪出了一道山间黑影,寥寥阔阔一间小亭形状,亭间坐着一人,黑衣黑发,背影磷峋而孤独。

陈裕卿似乎又瘦了。

她不知不觉间就像那山间亭处走去。

她抵达时,他正望着山间月景发怔,见到